20121006大專報~~如俊法師--師長功德

超有智慧的如俊法師來給大家上課了,法師智慧的光彩,無法擋阿,大專班超級爆滿,最幸福的是法師帶來師父、上師的功德,讓大家跟師父、上師越來越靠近,越來越思念、感恩師父、上師!!一整天大家都沉浸在師父上師的恩光中,超級幸福的。

以下節錄部份內容跟大家分享~~~

IMG_4883  

人最珍貴的是『思惟能力』

人的心分六種作用:眼識(眼對到色會產生眼識)、耳識(耳對到聲會產生耳識)、鼻識、舌識、身識、意識,前五識對到色、聲、香、味、觸時,是不會觀察、不會思惟。Ex:有人剛開始喜歡上廣論、上大專班,但上久了之後,慢慢會覺得來大專班、廣論班上課跟在其他地方上課差不多,覺得廣論跟其他的書也差不多。所以我們眼睛看到東西、耳朵聽到聲音、鼻子聞到味道、舌頭嚐到味道、身體碰到東西,是完全不思惟、不觀察的!這是人跟動物共同的,而人跟動物不同的地方就在於人有第六意識可以思惟,因為會思惟,所以當眼睛看到東西、耳朵聽到聲音….就會在心裡現起不一樣的意義跟作用。那為什麼有人覺得學廣論很好?因為他有用『意識』去思惟廣論內涵的關係。


 心靈提升的內涵必須有善知識親自做給我們看、親自帶著我們做

那佛菩薩為什麼要來世間幫我們?如果佛菩薩沒有來到我們看的見的地方、耳朵聽的見的地方來教我們,單單心靈提升的內涵我們是沒辦法真正體會的到的,因為心靈提升的內涵它不只是用意識去思惟而已,還要在眼睛看到東西的時候、耳朵聽到聲音的時候….,你要把學到的心靈提升的內涵在眼睛看到時能夠現的起來去思惟,這不是容易的事,如果沒有人真正的帶著我們做,我們是很難把握的到的。

上師說過師父對我們最主要的恩德有二個:(一)師父為在漢地的我們示現一條圓滿的出家成佛之路(二)師父把廣論雙手捧著送到我們面前,這是在漢地的我們原本遇不到、聽不到的。
佛陀出家最大的意義:因為佛陀出家,我們才懂得要出家。沒有佛陀親身示範走出家的路給我們看,一般人的思考範圍不會有出家這種思路;同樣的道理,如果不是師父在漢地示現依循著宗大師教法出家修行的話,我們也不會有這種思路,也就是說師父他親自走了一條成功的出家的路給我們看,然後他也教我們這樣走,所以才會有越來越多年輕人覺得這條路該走、而且堅持走的時候是有正確的方法可以往上走,就是師父帶給我們的廣論。因為有佛陀、有師父親自走給我們看,我們才知道有這條路可以走上去,所以佛菩薩一定要親自做給我們看,我們才有這種認識、而且有力量走心靈提升的路,如果祂沒做給我們看,我們做不了。這就是法師最感恩師父的地方--師父來到這個世界上,一點一滴一步一腳印走出一條成功的心靈提升的路,我們後面的人才能走得這麼輕易!

師父心裡想的、流露在行為上的,跟師父在課堂上講的是一樣的
未出家前,法師透由認真聽帶,慢慢很震撼的發現,原來生命中所有的問題,佛法都有解答,而師父就是通曉解答的人,因此很仰慕、很渴仰跟師父學,後來就有因緣跟著師父出家。等到有機會更直接的跟師父學,很驚訝的發現師父心裡想的、流露在行為上的,跟師父在課堂上講的是一樣的,師父是很徹底的跟他所講的內容融在一起的。有一年教師營,有一位大教授來參訪,師父想辦大學,所以請教這位大教授,當大教授說的時候,師父非常認真的做筆記,談完之後大教授就去參訪教師營,晚上心靈對話時,前半小時因為有官員來參訪所以由官員對老師們說話,師父坐在貴賓席等待,等待的時候師父發現大教授坐在後排,師父請大教授坐前排,大教授雙手合十高舉頭上,然後跟師父說:「不敢!不敢!」。因為他一整天參訪教師營,觀察到教師營很多不可思議的功德,所以內心裡對師父的看法完全不同了。後來他也開始認真的學廣論,有一次他來參加淨智營,法師關心他的學習狀況,大教授說:「法師,師父教導的都是實學(真實可以用的上的學問)!」為什麼舉這個例子?就是不管是從師父的行誼或弟子的行誼,就讓人家知道,心靈提升是實際可以走的上去的路,而且是生命中該走的路。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呢?就是師父要親自來到我們生命裡走給我們看,否則,我們會覺得看看心靈提升的書覺得滿好的,在心裡高興一下,然後要在生命裡實踐它,自己都覺得不可能,要讓別人一起走這條路根本覺得不可能。都是因為師父來到我們世間,帶我們走,帶我們做,我們才會真正看到這條路。

要把自己的善知識視成跟佛一樣無二無別,這樣去祈求這樣去依止

把自己的善知識當成佛,這是佛陀在很多經典都講過,應該要這樣做的。什麼時候開始比較相信跟師父祈求這件事呢?法師還沒出家前在內地探親的時候,有一次法師的爸爸買了很大很大的的蚌殼要回來煮,那時法師已經吃素,不希望父親殺生、吃肉,內心很著急,就對著師父的照片很認真祈求。要跟父親講之前,突然心裡現起一個靈感,就跟父親講:「好像老一輩的人說,如果一個東西長的非比尋常大的時候,比較有靈性。」法師爸爸說:「對阿!」法師說:「既然比較有靈性的話那不要吃吧,吃了對身體不見得好。」法師爸爸說:「好,那就不吃吧!」法師就趕快把蚌殼拿出去小河放了。那一次給法師很強的印象---對師父祈求很有用!!

在佛陀的教典裡邊講得很清楚,把你的善知識視成跟佛一樣無二無別,這樣去祈求這樣去依止,這是佛親自教導的,法師實際的例子也越來越確定,我們應該要這樣做。

DSC_0034  

 因為很想很想跟師父學,所以很想跟上師學

師父曾說過,單獨私下聽師父一對一講話最多的有幾位,其中一位是如俊法師,然後平常師父會請法師整理師父的開示、整理科判、寫信,所以法師對師父的理念是比較熟悉的。可是法師去跟上師學習的過程中,很訝異的發現這個世界上居然有人跟師父想的是一樣的---上師的想法就是師父的想法,師父的想法就是上師的想法,這種感受很深。那段的學習令法師心裡很震撼也很希望還能繼續跟上師學習,法師為什麼這麼想跟上師學習?有一個很重要的理由,因為法師很想在學習跟修行上讓師父歡喜,可是發現這件事很不容易做到,通常初期可以讓師父滿意一下,後面師父就會顯現不太滿意。可是上師例外,上師不管怎麼說、怎麼做,師父直接的反應就是:「太好了!你講的就是我要講的,你做的就是我想做的!」師父從頭到尾就是高興,然後教上師很多東西。這讓法師非常羨慕、佩服,所以法師很想跟上師學,是因為很想很想跟師父學。

師父講法真正的心意,都是透過上師教導,我們才慢慢開始體會到的

上師跟師父學習非常善巧,師父講很多話背後的心意,從字面上聽不見的,上師都聽的出來,法師舉了二個例子說明。
(1)有一次吃完飯,師父說:「有一年的冬天我在美國,冰天雪地的路上,一望無際的大地全部是白色,我開著一輛不太好的車,用非常快的速度拼命的往前開。」師父就停下來沒再講了,大家面面相覷不知道師父要表達什麼,上師就開口問師父說:「師父,您是說一個行菩薩道的人應該不畏艱險、應該勇往直前,不要害怕輪迴裡的種種苦難,要像孔雀食毒的精神。(經典裡提到孔雀不怕食毒,越吃毒的東西羽毛會越漂亮)師父,您是不是在說行菩薩道的人要有勇悍大無畏的精神?」師父聽了很高興,說:「對!我講的就是這個。」

(2)又有一次吃完飯,師父說:「以前我們在福智精舍時代,研討班剛剛成立沒多久,我們常常要去北中南關心學廣論的學員,在福智精舍前面有一條山溝,山溝上面有一座橋,那個橋很窄,就是剛好汽車的兩個輪子那麼寬而已,所以有的時候開到一半,輪子就卡在橋上,車子就停在那裏進退不得。」師父就停下來沒再講了。上師就跟師父說:「師父,您讓我們體會到說,您想要利益眾生、您想要弘揚教法,可是因為我們眾生的共業,讓您的車子卡在橋上進退維谷,當時聽到這裡,我心裡馬上強猛的發願,希望我能化身成蓮花,托舉起您的車輪,然後追隨您前往十方法界一起弘揚建立宗大師教法!」師父聽了很高興,說:「太好了!我講的就是這個。」其他在場的人聽了都很訝異,原來師父講的就是這個。

師父講法真正的心意,都是透過上師引導、透過上師教我們,我們才慢慢開始體會到!!

 DSC_0054  

師父的功德得到傳承師長絕對的肯定、沒有保留的肯定

師父因為宿生的功德還有這一生非常認真努力學習、修行的結果,師父得到了傳承師長很大的肯定。師父示寂前一年,病的比較嚴重的時候,當時格魯派的三大法座來台灣都有親自來幫師父修法,可以看出師父的功德得到傳承師長多大的肯定。
夏巴曲傑仁波切第一年來台灣給僧團講法時,第一次跟師父談話後,正式在鳳山寺講法的第一場快結束時,仁波切說:「常師父是在菩薩道上行走很久的人,你們一定要好好聽他的話!」後來仁波切來台灣主持祈願法會,師父都會親自出來供養、頂禮,仁波切都跟師父說不用。而且仁波切還跟如月格西說:「我觀察,常師父跟他的弟子所帶領的這個團體,我看到了宗大師教法在漢地建立的曙光!」如月格西因此對師父生起很大的信心,所以就來台灣,而且是長期留下來。

 

師父、上師可以明晰決斷建立教法過程中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

如月格西對師父有很多讚語,其中有一段:「是有很多人已經學到了第一等格西,但是這樣的人,對於真正建立教法過程中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是還沒能力清晰下決斷的。可是,常師父可以!師父這一生示現好像還沒學完五大論、也不是頭等格西,可是師父在建立教法過程中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師父可以很清晰下決斷!」同樣的,上師對於建立教法過程中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也可以很清晰下決斷。

比如說師父先帶大家成立研討班,然後成立預科班,同時師父說要推動慈心事業、推動文教事業,那都是前所未有的例子,因此師父在推展法人事業的過程中遇到種種質疑。可是當時洛桑老校長親自要師父寫一份法人事業的企劃書,跟師父說:「我將來如果可以回我的家鄉,我也要照你的計畫推法人事業。」另一位師父最主要的上師也跟師父說:「你在漢地提倡儒家思想這是對的,如果我到歐美國家要弘揚宗大師教法,我也一定會講聖經。」結果這位上師真的有講聖經。

這些聖者看的清楚教法建立的過程、讓更多眾生可以學習宗大師教法的關鍵做法是什麼,然後今天做這些抉擇的是師父,反而學五大論的頭等格西不一定能做到這一點,意思就是說,你能做出這種抉擇,你不只是要教證通達,而且要對建立教法有多生多劫的經驗,才會知道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上師也是一樣,當初就是因為有上師的祈請,才會開始有怙主的修法、有廣大供養、有祈願法會、僧團法師開始持根律儀、推動全球齋僧誦大般若經、開始建立五大論學制、在家居士全廣班的推動等,這些都是上師跟師父祈請之後才出現的事情,而這些事對於建立教法都非常的關鍵。

舉例來說,大般若經是廣論及五大論教法傳承的來源,誦大般若經的功德非常大,如果是推動全球僧團恭誦大般若經,淨罪集資的速度是非常非常不可思議的。上師就是建議師父推動全球僧團恭誦大般若經,現在全球已恭誦大般若經超過五十萬部以上,而這樣累積的資糧全部用來回向教法能順利的建立。所以有一位仁波切聽到後雙手合十,說:「這是釋迦牟尼佛出世以來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推動全球僧團恭誦大般若經,誦了幾十萬部,這是從佛世以來沒有過的偉大事業。」這些事情都是上師跟師父建議,然後師父和上師商量確定出來的,所以如月格西的讚語:「真正建立教法的那些關鍵處,只有宿生對建立教法非常有經驗的人才能做出來。」而在師父、上師身上就看的到這些功德。

我們這一生能看到師父上師這些功德,非常的重要!這些佛菩薩沒有到我們生命中來顯現這些功德,我們是不會有這些思路的、也不知道要這樣做的,這就是關鍵所在,這就是我們要好好珍惜的地方。        

DSC_0064   DSC_0060  

認真跟師父上師祈求,認真的照師父上師的教誡去做,不用擔心沒有跟師父上師學習的機會

師父示寂前,法師當師父的侍者,示寂前二天,師父示現要法師幫忙從原來的木床換至鐵床(病人用的),換好床師父又要法師幫忙調枕頭、調床墊、調床的位子….,法師動作很輕的幫師父調,然後輕聲的問師父:「這樣可不可以?」不行就再調一下,調了很久,然後突然師父講話了:「你人進來了,就出來阿。」上師就從屏風後走出來,看看師父然後跟師父講話,後來就離開了。師父示寂後二年,上師跟法師說:「當時在屏風後面看你把師父抱起來、幫師父調枕頭、調床墊,動作很輕,一直很小心的移阿移阿,怕師父不舒服,看了很感動,覺得你很孝順。所以當時我心裡就發誓,我一定要給你最好的學習機會!」回過頭來想這個過程,始終都很感謝師父上師,因為以前師父從來都不會要侍者幫忙調枕頭、調床墊,那天聽話幫師父調,然後就被上師看見了,上師看到了之後,就發願一定要給我最好的學習機會。所以這是師父對我一個很大的恩,也是師父一開始跟我說的:「我知道你很想跟他學,我會想辦法幫你跟他學!」

所以不用擔心自己有沒有機會跟上師學,因為師父上師本來就很想攝受我們、很想幫助我們,最重要的是認真跟師父、上師祈求,認真的照師父、上師的教誡去做!!

創作者介紹

中區福青報

bwymiddle1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