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開示-無限生命無限希望】  

9.jpg  

各位同學大家晚安,今天可以到這裡來跟大家見面,是內心相當高興的事情。

 

在諸位現在正是年輕的時候,年輕的時候本來是充滿希望,何況大家個人的條件,又在最好的學校裡面,所以那個希望是無限的,但這個畢竟是生命過程當中很短的一段時候,以無限的生命來看,那個短短的四年,加上那個研究所吧,那算它十年吧!還是很短,你怎麼能保證這過程當中始終是過的很好,讓你無限的希望,或者我們不妨這樣去看,我們看看我們周圍,有其他類似的人,的確有這種人,生活非常非常的苦惱,過的日子真不如畜生,所以他常常抱怨「唉阿!我實在是想早死」,那我們社會上面常常有這種新聞──自殺。所以,假定是無限的生命是這樣苦的話,那麼這不是無限的希望,無限的磨折了嗎?你們覺得呢?因此「當我們真的肯定無限生命的同時,應該還要肯定無限的希望」,否則我寧願不要,諸位覺得呢?我想這是一個很實際上的問題。

 

那麼這個「無限的生命,無限的希望」,怎麼談呢?那當然對這個生命長短的認知,儘管現在已經是有各種方法,能夠證成生命是無限的,不過對我們極大部份來說,就這個概念是還沒有弄清楚,乃至於有時候我們還是懷疑它。所以這一點多少要給大家基本的概念,如果大家有興趣,我覺得眼前雖然生活很忙碌,不過既然這是一個很實際上的問題,到有一天我們面對這個事實居然毫無準備,這很說不過去的,就像當我們為了生命,要想在生命當中獲得自己一分好好的享受的話,我會花很大的努力這樣,那既然曉得了生命的無限,既然毫無準備,一旦這個無限生命展開的時候,這個是非常麻煩,非常嚴重的一件事情。

 

所以今天並不是說講完了以後,你馬上開始轉彎,至少當我們聽見這些消息的時候,我們可以把很多消遣的時間,譬如說我們有可以看一些勉勵性的書,是不是值得就把這方面的書先來看看,一方面幫助我們消遣,一方面的確拓開我們應該有的知識的領域,何況這個對我們將來無限的生命是有絕對幫助的。

 

生命的本質,他內心當中追求的是苦樂問題,如果是快樂的,那多麼的好,不幸如果這是悲慘的話,那你無限困死在這裡怎麼辦,那這個無限的生命第一個你怎麼保證它是快樂的?實際上呢,除了保證快樂以外,還不夠。因為我們大家多少有一點共通的經驗,就是說我們想考上台大,你考上了,剛開始的時候很高興,一年級這樣,所以一年級在西方,那個字眼叫什麼?Fresh man,剛進來第一年,也就是這樣,三四年以後,覺得很平淡無奇的,所以不見得對你有什麼,那是說就你不掉下去,可是維持這樣的話,覺得慢慢平淡無味。就像我們生活當中,那當然在年輕時是多采多姿的,實際上當你進入中年,或者進入社會以後,極大部份人生活是非常固定的,家庭、上班,不管是老闆什麼,就是這麼樣非常刻板的生活,所以在這個裡面,無限的生命本身,一再重複過這個刻板的生活,所以也一樣的是一件莫可奈何,很無聊的事情,所以沒感覺的。因此這個無限的生命當中,提升它無限的希望,是有它另外的一個內涵,所以當我們建立這個無限的生命以後,第二步這無限的生命你怎麼去超越、提升它,這又是一個非常非常重要的主題。

 

生命是我們人人都具有的,所以如果你談很多東西深廣度,也許這是個哲學問題,跟我們牽涉不到,但生命是很實在的,我們人人感受得到。也許說我「希望無限」是可以講,可是「生命無限」本身的話,在我們直接的感受上,這是有問題的。像在座大部份的年輕同學們都是二十幾歲,儘管向後我們沒有經驗不知道,可是因為實際上經驗告訴我們,一百歲是很難得的,你怎麼能說無限。

 

事實上以現在的科技來說,的確不太容易拿出這個證據。

可是,是不是真的是這樣呢?當然站在宗教的立場上來說,那至少我所曉得的佛教、基督教,那回教我就不知道了,那其他的道教,我們傳統的印度教,那麼他們都很正確的認定生命是無限的。那麼對我們廣大的人來說,廣大的一般人來說,這生命無限的概念,是到上一個世紀後半就開始慢慢的有一點發展。那麼剛開始發展的時候,儘管對已經認定的人來說,他覺得這是有證據的,可是畢竟這時代的中心是科學、科技,你必須去從這個標準來告訴大家。

 

但是生命無限這個理念,如果你能夠很心平氣和,來不管從那一個角度去看,它是有絕對的理由可以成立、可以站的住的,所以它有理論根據,它有成立的理由。還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是,有人照著這樣去實踐、去做的話,它可以達到這樣的標準。

在我在學校裡的時候,那時候有一個科學家提出這樣一個論點,我覺得這個論點到現在為止,這個論點大家還蠻有用的。那這個科學家說:「一般科學家都說:『你沒有證據,我不接受。』不接受可以,可是不是排斥,到後來變的有很多人去排斥它。」那所以他就說了一個很有趣的一個比喻,比如說去撈魚,魚最多的是海裡面,結果很不幸的是,他下網的地方正好沒有魚,當然現在是有雷達,不會出這種紕漏,我們那時候剛剛開始不知道,所以下網撈不到魚,所以他就下一個結論。應該說我這裡沒撈到魚,可是我不能否定大海裡有魚的,他下網撈不到魚,他下了一個結論說:「大海沒有魚,所以魚不在大海裡面。」這是一個非常荒唐的一件事情。

003新班.jpg

 

l         無限希望的關鍵在心靈的提升 

剛才那個比喻說,那個下魚,撈網,撈不到不是沒有,是現在我們世間的方式去探索,這種方式去探索,是不可能的,我們必須另外一個方向,因為生命本身是心、物,兩樣東西組織起來的,我們現在認知這個生命,體會這個生命,是我們內心、心靈上的這種作用。事實上心靈的能力是無限的。當你能夠反過來從這個心靈上面,去把這個問題通通解開的話,那麼你會發現這無限的人生是不難,應該這樣說:不是做不到。只要你照著正確的次第、方法去做,可以解決的。

 

假定說今天有一個人來告訴我們多好,就像我們要學習任何東西,為什麼大家要想盡辦法擠到這樣一個學府來,因為它這個裡面,這一些老師、環境,能夠提供我們最佳資訊。

 

試想,我們為了短短的一生,這樣。特別是現在坐在這裡談的大家,的確是社會精英份子不管是老師、學生。那我們都是一生的精力放在這個地方去努力,因此在這個情況之下,我們努力的結果,只是為短短的一生。現在呢,追求這個問題是無限生命,而這個無限生命就是我們現在開始,豈不是非常值得的!?

 

那麼當然自己去接觸這個是不大容易的,那至少還有一個就是說我們福智,譬如這裡有一個「福智青年社」。

我自己說起來非常的慚愧,我最多就是一根電線,一根電線是一個破銅爛鐵。不過幸運的是接在那個發電廠裡邊,如果誰要那麼放上去,放在這上面就會產生這樣。放在這裡冷氣就出現;放在燈,燈光就出現。那麼這個福智團體呢?就是先是學這個理論,學了這個理論以後呢,大家覺得:「喔!這個生命是無限的。」那麼這個無限的生命,後來怎麼樣才能夠慢慢的改善呢?

說不要放掉我們現在的生活,但是我們中心一定不能全部精神投注在這裡,比如說要賺很多錢放在銀行裡面等…。你死了怎麼辦?花,沒有時間了;地震了,這銀行坍了怎麼辦?諸如此類。所以我們就把我們的生命,把握住這個特點,我們現在的生活維持一個可以了,中等或者中等以上。那麼剩下來的時間呢?我們怎麼去準備向後的,就像我們現在一般大家都是這樣,家庭當中你可以維持這個中等的生活以後,我們一定會把多餘的錢存起來,很多東西向後過的更好。那麼所以這群朋友呢,接受了這個理念以後,說向後好一定要把現在的,所以把我們的行為阿,這個行為如果這樣,我們現在的行為對我們將來不好的話,那麼我們就應該停止;對我們將來好的話,那我們應該積極的朝這個方向。所以最好的呢?現在也好,將來也好,這是最好,我們絕對要去做的。還有一種呢?現在雖然不一定太好,可是對我們將來有利,我們要去努力。反過來說,現在很好,將來不好那一定不做;不然另外一種現在將來都不好,一定不做。

 

然後呢,這個無限的生命既然有了,一定要讓它有一個無限的希望。而且這個無限希望,很實際的能夠走的上去。那麼在這個走上去的過程當中,並不離開我們當下生活。所以就是說,對我們眼前是有好處,將來也有好處的這條路。 

 

【胡主任分享-師長功德】

 

001新班.jpg  

胡主任首先分享他的生命歷程,主任以前就讀台中高工夜校、亞東工專,打工經驗非常豐富(早餐店、黑手、鑄工…等),當兵回來後認真地找工作,那時才發現讀書的時候沒認真讀,找工作就很麻煩,但是因為很認真找,履歷寄了很多,面談了很多,成了面談高手,後來進入工研院的電子研究所開始他正式的第一份工作,之後換了幾個工作。 

接觸廣論是因為父親往生,以前專科時的一個同學到家裡幫忙,並且向主任介紹廣論,但是當時沒什麼感覺,所以也沒有讀廣論,之後又過了兩年,那位同學再一次地跟胡主任介紹廣論,那一次胡主任就去了。因為主任在工作上碰到了一些瓶頸、困難,覺得人生目標方向滿迷惘的,所以就決定讀廣論,大概讀了兩個多月廣論第一次看到了師父,胡主任說他第一次見到師父沒什麼感覺。後來陸陸續續的又見到師父,記得有一次放生法會結束後,跟師父去看放生物及加持牠們,

師父看到我,就笑瞇瞇的走過來跟我說話,師父指著鳥籠要我過去聽聽看鳥在講什麼,我就想說:「我沒聽錯吧,師父到底在講什麼?」就站在那邊沒動,師父一直要我過去,我過去後當然是聽不懂鳥在講什麼,所以就一臉疑惑回頭看師父,師父他就好高興地告訴我說:「你沒聽到嗎?牠們都在講說,胡居士啊!你要努力!胡居士啊!你要努力!」那時候仍然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只覺得師父大概是覺得我太不用功了;後來經過了很多年再回想這一段會覺得師父真的是很大的善巧,藉由種種的因緣鼓勵弟子,而且那個鼓勵是很有深度的。之後學了很多年後,對眾生比較有感覺,會發現說他們真的是我過去生的父母,看到他們在受苦,自己是有一分責任要去幫助他們的,因為他們曾經對我有恩。

 

一路跟著學,師父不但沒放棄我,還特別努力地拉我,師父和法師透過種種的因緣就鼓勵我:「為什麼不進法人?」因為我當時正想換一個工作,但是如果工作太忙了,心想:「這麼忙,怎麼學佛法? 」就想說,薪水少一點沒關係,有時間學佛法比較好,那一次就認真的祈求有一個有多一點時間學佛的工作,隔天就接到一通三年來都沒聯絡的朋友的電話,要我去他們公司面試,我就開出三個條件:(1)不加班(2)不當主管(3)薪水隨便給沒關係,結果他居然都答應了,然後就去上班了,沒想到第一個月拿到的薪水跟原來工作的薪水一樣,這是我來法人前最後一次換工作。

那是什麼樣的因緣而進法人工作的呢?一年半後,因為參加淨智營,我們那一組有一個全職的人,他就分享全職很辛苦,要克服很多人跟人之間相處的問題、自己的習氣及自己在修行上面碰到的困難,講著講著就放聲大哭,才發現:哇,原來全職人員這麼地辛苦,對比自己在外面工作,一週只工作三天,薪水又多,又很舒服,就覺得自己好像很不應該,太享受了,然後他在法人裡面為了團體的事情,這麼辛苦地承擔,覺得自己不太應該,那時候就下定決心進法人,跟大家一起打拼,就把工作辭掉了。

 

002新班.jpg  

進法人後師父對我的指導非常地多,對師父一直非常的敬畏,師父真的很善巧教導弟子,有一次開會,師父先到,其他法師因為帶組所以遲到,師父那時候呈現出不太高興的樣子,師父每一個示現其實都是為了教導弟子,所以師父呈現出不太高興的樣子也是為了教導弟子,可是那時候不懂,就覺得師父是真的生氣了,所以那時候滿害怕的,之後法師就一個一個進來,開始報告一些事情,他們會報告居士問了什麼問題,他們怎麼回答,然後師父就會針對他們所講的問題反問法師一些問題,可是法師每次回答,師父就會很嚴厲地糾正他們,都沒有給好臉色看,可是我覺得說那些法師好勇敢喔,因為按理說,在這種狀況我們都不敢舉手,因為不管你答什麼都不會是對的,可是看那些法師一個比一個勇敢,他們就一個一個舉手,但是每次的回答師父都不滿意。我們幾個居士在那種氣氛之下在後面看,後來師父又問了一個問題,突然有一個在家居士就舉手要回答,師父如何反應呢? 師父馬上就滿臉笑容對那位舉手的居士講:「對,對,對,你們也可以回答,你們也可以回答,不過我不會對你們這個樣子,你們放心,我不會這樣對你們。」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師長其實時時刻刻都在教導弟子,他根本不是生氣,他只是覺得,這個時候他要用那種臉色來教導你,他就會呈現那種臉色,那個時候要用笑容面對你,他就會用笑臉面對你,他的表情完全是自在的;像我們生氣的時候,生氣的情緒要把它轉變過來,往往需要拖一段很長的時間,即便是生氣的因素已經過了,但我們常常還是在那種情緒裡面拉不回來,可是師父根本不是生氣,他是可以馬上轉變的,就是為了教導弟子,那一次讓我印象非常非常的深刻,覺得師父非常的了不起,也覺得師父在教導弟子會用種種的方便。對照我自己,在這過程當中,我剛開始讀是非常不認真,可是師父始終一直不斷地幫我,一直拉我,終於將我拉進法人了,進了法人之後,師父還是不斷地拉,不斷地給我很多機會,有時候師父也會比較嚴厲地對我,其實那是我滿高興的事情,因為是師父覺得你條件夠才會給你那種臉色,條件不夠的人,師父是不會用那樣的臉色對你的,所以想起來也是滿高興的。後來被調到台北學苑做淨智組組長,接到這個任務時,其實當時是滿惶恐的,因為在法人才一年半,那時候有點擔心,但是自己有一個習氣就是,人家要我做什麼事,我就會馬上說好,不會先考慮後果,會先答應。有一次去鳳山寺,遇到如證法師,那時如證法師剛當上住持沒多久,我就問法師說:「我被調到台北學苑做淨智組組長,可是我什麼都不會,那要怎麼辦? 」法師就反問我:「對呀,我也沒當過住持,我也不會當住持,師父就叫我當住持,你說我該怎麼辦?」 如證法師就告訴我,師父當初告訴法師一句話:「邊做邊學。」因為師父的教授,所以我就到台北學苑當淨智組組長,淨智組組長當了六年,六年之後又一個很突然的因緣,忽然被派到台中當台中學苑的主任,當上主任的過程大概是這樣。

 

在台北淨智組有很多的學習也有很大的轉變,之前的工作跟人不太需要有什麼互動,整天面對電腦,慢慢的養成對人不太有感覺,其實這不是原來的我,原來的我對人滿有感覺的、滿會關心別人的,可是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變成對人沒感覺,這一點也是到後來才知道的。後來去台北那段時間,有一個很重要的轉變,就是慢慢學會關心別人,學會體會別人的苦樂,當別人來跟我講話的時候,我可以感受的到別人的心在想什麼、他的苦樂是什麼、他在意的是什麼,這是我比較重大的改變。

002老班.jpg 

在台北工作的那段時間,師父示寂,對我來講這是一個很大的衝擊,因為跟著師父學習這麼多年了,以前剛開始對師父是沒有感覺的,後來漸漸的對師父非常的有感覺,師父很認真的在幫助我們,師父幫助我們不只是這一生,是很多生的,師父對我們的幫助是,即便是你墮落三惡道成為畜牲道裡面的眾生,師父還是想種種方式幫助我們,師父完全不顧自己,用盡他的生命,一生一生在幫助我們的生命,對於這樣的過程,我內心非常的感恩。所以當師父示寂時,內心非常非常的難過,那時候有一個很正面的引導幫助我們:「其實師父並沒有離開我們,師父對我們的關心是跨越生死的,師父並沒有因為示寂而不再關心我們,師父的法也一直都在,師父對我們的關照也是一直在持續的,師父關顧我們的心是無時無刻一直都存在的」,所以有了這樣的認知之後,心裡面的那一份傷痛就減輕很多,而這樣的引導,後來才知道是來自於師父的接班人,原來師父在示寂之前就已經為我們找到一個可以接替他的上師,師父把我們托付給這個人,由他來繼續引導我們,從這裡就可以感受到師父對我們的關顧是生生世世的,不是這一生結束了就沒有了,師父會為我們的生命做最好的安排,為我們找到一個最適當的人選來關心我們,這位上師從師父示寂到現在將近七年的時間,持續的在關照我們,不斷的給我們教授、教誡,帶領著僧團不斷的精進用功,不斷的往前走,即便是現在,我們還是在蒙受師父的關愛、師父的照顧,藉由上師延續著這一份的關愛在關心著我們的生命。

能夠遇到生命中的導師是一件非常非常幸福的事情,我們都在學習,即便是踏入社會,也仍在學習,所有這個社會上的點點滴滴,透過媒體、傳播、廣告,都在教導我們,我們都在學習並受它的影響,這些都叫做學習,這些學習它想帶著我們往哪裡走?其實這些都是錯誤的方向,沒有辦法讓我們真正離苦得樂;而一個真正生命中的導師,他所教導我們的是一個絕對正確的方向,所謂絕對正確的方向是透過這樣方向的學習能夠讓我們的生命逐漸地離苦得樂。以我個人而言,從小時候不愛讀書,很迷惘的生命,一直到當兵退伍後,真正很認真的想過正常的生活或者是找到一個更好的工作,從小技術員變成工程師,變成一個課長,變成一個經理,就世間來講好像是一個很好的發展,可是它仍然是迷惘的,因為對生命是沒有目標、沒有方向,你不知道這麼做能夠給你帶來什麼;遇到師父之後,我的生命逐漸的改變,我的無限生命透由師父的引導逐漸的提升。我們的生命是需要一個導師的,這個導師可以幫助你生命提升,而且是超越生死的,所謂超越生死,是他對你的引導是一生一生的,擁有這麼樣的一個老師,對我們的生命而言是無比重要的。

 

003老班.jpg  

【恭敬師長分享】  大專班老師  李瑋璇

當了老師之後,才發現,其實老師希望的不多,而且不是在物質上的回饋,會讓老師高興,是一種從學生的言行間,可以感受到學生對於老師的教導,可以放在心上,願意去實踐的心。哪怕他學習再慢,覺得一個老師的心,是從來不會想要放棄他的,因為他是老師!

  回顧自己大學時代,很幸運的在大一升大二時,參加大專營,後來在大專班學習,還在竹師的校園中,跟同學一起創立福智青年社。其實高中以前,對讀書這件事,我常會抱持著,這是父母師長的期望,但不是我自己內心真正有多大的推動力量,但在學習廣論與在大專班學習後,發現學習的關鍵就是要跟著老師學習,在學校就會很注意自己跟老師的互動,注意自己有無具備一個學生應該有的態度,漸漸的發現,有一種很神奇的轉變,就是,學習這件事情,變得有趣多了,因為我知道,我在實踐我的老師所教的,有問題也可以跟老師請教,可以關心老師,我覺得我是個很快樂的學生,也可以感受到自己內心那份,推動自己想學習的動力。所以,後來跟大學的老師,都學習得很愉快,也學習到很多。當我畢業後,在國小實習,有位教授,還特別到學校來關心我,讓我感動莫名。覺得,這種學習方向,真的是無與倫比的開心!很慶幸自己在大學時代就遇到師父,並且開始學習!

創作者介紹

中區福青報

bwymiddle1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