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靈故事

 

上完心靈與生命的影響,回想起有一次在大專班上了另一堂[物質與心靈]的課.

其實這兩堂課的內容是有相關性的。

聽了許多人的生命分享,後來...不知不覺的想起自己的生命。

 

 

寶禎的生命故事.

家很簡單,只有我跟我母親。

我對父親的記憶其實很不堪,酒、博、家暴....在與他分開以前,我很少見到他,更別說是跟他有進一步在心境上的交流。

他原先是個警察,後來因為賭博調職,離開了警局,也就辭退了警察的工作,改成在小瓦斯行幫人運送瓦斯桶。

那時候我才國小二年級,早上當我起床出門去上課的時候,他通常還在昏睡,等我晚上要睡覺前他都還沒有回家。

最常發生的事情,就是他總是三更半夜喝的爛醉,然後回家把我們母女從床上拖下床去毆打。

如果是他休假的日子,通常就是睡一整天。不知道是上班累的,還是喝酒醉的。

父親的世界離我太遙遠了,我好像不認識他....

 

小三那年,因為急性腹膜炎,我被送往急診室,醫生完全不假思索的說:「這必須要緊急開刀,不然會沒命。」

第一次面對生死交關,我是害怕的。

母親為了幫我辦手續,還有後續相關的檢查,在醫院裡到處跑,在即將進開刀房的那天前,我幾乎是被擱置在病房默默流眼淚。

身體的痛還輸給心理的害怕,康,真的是無價....當你面對死亡的時候,唯一的心願也只有希望有人陪在你身邊而已。

手術是順利的,睜開眼看見的是母親終於放心的笑容。天,正好是中秋節。

 

因為腹膜炎在當時算是滿嚴重的大手術,手術後我必須禁食,觀察兩週。這兩週我的身體完全不能動,滴、還有肚子上接了幾條管子,旁邊的機器聲音在病房中成了不容忽視的噪音。

第三天的晚上,父親出現了。...他不是來看我的,而是要來找母親拿錢,兩個人在醫院就吵起來了,我像是司空見慣那樣.默默的躺在床上發呆,

 

大人的世界....好複雜,我可不可以不要長大呢?

 

父母的爭執,到了我出院以後變本加厲。終於有一天,因為母親反鎖了房門,喝醉了的父親跑去廚房抓起了菜刀,破門而入。

驚慌的,踩著拖鞋跑了出去,那天夜裡的街道格外安靜,好像...全世界都在沉睡,我挨家挨戶的去敲門求救。

什麼面子、丟臉....都沒有母親的生命來的重要,對於一個才國小三年級的女孩而言,這是前所未有的衝擊。

那時候的法律是不管家務事的,所謂[法不入家門]也還未有家暴法與兒童保護法這些方案,所以我們可以說是求助無門。

一次次的打鬥,里長一次次的協調,一點進展也沒有,母親能做的,就是把家中所有能成為武器的東西通通丟掉,我們家連把像樣的廚具都沒有。

於,在我即將升四年級的那年暑假,受不了這樣生活方式的母親,提出了分居的要求,臨時買了間公寓,帶我搬到台中去。

離開熟悉的環境,影響比我想像的還要大,我不只不得不放棄了熟悉的家園、熟悉的學校,也必須改變我的生活方式。而且...必須跟所有認識的人說再見。

但是...與其繼續受到父親瘋狂的對待,我清楚的知道,這樣是比較好的。

安寧的日子過了沒多久,父親又開始缺錢,想要再來伸手跟我母親要,於是放話說他要來找我們,那天晚上,我們胡亂的打包行李,又開始下一波的逃亡行動。

走的時候很匆忙,只打了電話告知南部的親戚,我們必須過去一陣子,可半夜三更根本沒有車可以坐,火車的區間車最早也要4點半才能發車,於是我們在火車站當了一晚的[流民]

搬到台南去以後,母親把台中的房子賣掉,住的方面也一直不太順利。

不想連累親戚,又怕被父親找到,我們陸續的搬家。

在學校也適應不良,不想與同學來往,到後來演變成排擠,成績也始終無法跟上大家的腳步。在那時候我覺得自己無處可逃,學校是一團混亂,回家也是烏煙瘴氣。

我開始把自己的心封閉起

母親總說:「你不乖,就把你丟回去給你爸!」

我不明白,為什麼同學可以過著每天回家可以跟父母談心,來學校又跟同學打打鬧鬧的日子,可我卻永遠孤單寂寞....

那時候我開始嚮往著奢華的世界,家中的經濟不容許我這麼做,於是我總是在物質上無法滿足的情況下,跟家裡鬧脾氣。

我永遠不明白,為什麼同學們可以每節下課都跑福利社買東西吃,或是買小玩具帶到學校來玩。

而我的零用錢才只有兩個十元硬幣,往往連早餐都吃不飽,更不要說體育課完想去買個飲料喝,那根本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我的玩具通常是去表兄弟家玩別人的,要不然就是去文具店,撿被孩子們拋棄在地上的扭蛋蛋殼自得其樂。再不然,就是把家中廢棄不要的舊報紙拿來做勞作...

驚恐的尋找安身立命的地方,成了我唯一夢想的方向。

母親不停的告訴我,男人都是可怕而且沒有理性的動物。在當時,學校的男生正值最頑皮的年紀,常常動不動就愛捉弄人,尤其是找我這個轉學來的[外來者]手。

我身邊感覺不到善意,更深深的相信母親說的就是對的──我開始害怕跟異性相處。

 

後來父母正式離婚是在我國小六年級左右的事情,國中母親在台中的山區買了地,我們又搬回中部去,過回歸大自然的生活。

只是沒想到颱風、方,我們便又開始搬家....

 

國中高中過的也不順利,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人家說:畢業了,沒有升學就是該有份正當的工作,而我也比較想早點經濟獨立,就開始在外面找工作。

人際關係障礙的問題與後果,在這個時候毫不保留的爆發開來。

在社會工作是人與人的競爭,同事每天只會計較,多一點點工作少一點點錢都要吵吵鬧鬧的。有人想要升遷、有人想要績效、有人想要金錢、有人想要名聲。

無論是什麼目的,每個人都帶著有點虛偽的面具,對著明知也是虛偽又不得不接受的互動關係;工作本身其實還沒有那麼累,但在待人接物上我一直表現的不理想,回家還把工作上的報怨帶回去,於是工作換了又換,也跟母親常常起口角,搞的烏煙瘴氣裡外不是人。

幾年下來心灰意冷,也把自己的健康給賠了上去,發現是良性腫瘤,再次進入開刀房......

母親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逐漸衰老,我手術完的隔年,換她半夜起來走動的時候跌斷腿骨,去了醫院檢查,才發現有許多毛病,頓時我又多了許多負擔。

那時候我想,該是由我報恩的時候了。

只是現實的壓力讓我力不從心,工作家庭兩頭燒。

我自問: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嗎?

終於在我臨要覺得自己快走不下去的時候,朋友介紹我接觸團體,進而進入大專班。

 

  

我的心靈對話

在大專班的學習,讓我重新感受到關懷與包容的力量,並且慢慢的使自己的生活過的簡單,但是心靈的空間卻變的非常大,老師也說我變的比較有笑容了。

雖然自己還是有許多不足的地方,但是開始不再只是過著把自己關起來的生活。

實,不用去追求物質上的生活,不用去比較『為什麼他有我沒有』,真的活的比較快樂....

而現在我再回想起這些,也不再只是為了埋怨而埋怨,父母都有他們辛苦的立場,但不一定會讓我們子女知道。

我也是出社會了才明白父親肩膀上曾經有的重量,所以他可能只好藉著酒精與賭博來麻痺自己,並且總覺得我母親不體諒他。

我開始願意相信其實每個人本質都不壞,只是有的人對於追求的目標,做了錯誤的方向思考。

很感謝在當時,一路陪著我走過來的朋友們,還有在福智遇到的這麼多的同行善友以及師長。

 

法師、老師真的都很厲害,能解開我們困在其中很多年還是解不開的結。

所以現在看到有人覺得痛苦、走不下去,我就希望介紹大專班或福智給他們認識。

希望藉此能讓更多的人來了解這種「簡單的快樂」,

的,一點也不困難。

 

大專班的同學老師們,在最後的最後,最想告訴大家的是

 

「認識你們,是我今生最珍貴的財產;

也希望大家都能珍惜這份得來不易的緣分,不要輕易說放棄。」

 

師父說只要我們不放棄,他願意生生世世的陪著我們,直到成佛。

 

  

大專班師生的期許

在大專班固然是很歡喜的地方,但想必有很多同學有著現實上的壓力。

如果碰到不克前往大專班上課,也千萬不要輕易的放棄學習的機會。

往後在大專報,會陸續擴充許多關於大專班的各項資訊。

也歡迎大家把這裡當成是自己心靈的家,有什麼心事或疑問都可以提出來。

或是想對同學們,老師們說的話,也都可以大方的表達~

 

學習不能中斷,若是因為公務繁忙而離開大專班的同學,我們歡迎你隨時回到這個大家庭,莫要因為一時的間斷,變成終生的遺憾。

我們沒有年齡,性別或是社會地位的限制。

就是你已經畢業不是學生了,我們也還有校友班。

或是你結了婚,有了子女,都歡迎你回來護持,帶著親友一同來關懷與幫助更多的人。

 

你覺得心靈故事精采嗎?

你有滿腔的真心話想說嗎?

你覺得過去的自己痛苦不堪.希望有人了解嗎?

或是對於自己的故事有[不說不可.不說可惜]的熱情嗎?

都歡迎你的分享喔~

 

創作者介紹

中區福青報

bwymiddle1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獅子
  • 我是中區福智中年,隨喜與讚嘆你們的善根與福報,看到你們就看到希望,希望不久我的孩子也能和你們一樣。
  • 寶禎
  • ^^謝謝~
    ㄎㄎㄎ隨喜福智中年的祝福.
    希望大家都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 培嘉
  • 謝謝妳~謝謝妳願意和我們分享妳的生命故事及心靈對話...
    謝謝妳~謝謝妳如此用心經營大專報...有許多因課務無法來大專班的同學,藉由大專報覺得自己和師長的那條線仍緊緊接著...
    謝謝妳^^
  • 焄溱
  • 謝謝寶禎的分享..
    這裡是心靈成長的園地..
    有老師引導..有朋友陪伴.希望大家都能快樂學習
    也祝福寶禎.
    認真生活與學習的妳..永遠能在生命導師的引領下.不斷成長..直至圓滿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