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兵,是一個成長的過程,如果在這階段,心靈能有力量,有師友的陪伴,那會是怎樣的光景呢?如果,你想要更了解,也許可以看看下面這封,大專班校友在當兵的過程中,是如何度過的,身為這位校友的姊姊(版主瑋璇),我真是~~太感謝師父法師,與讚嘆他自己的努力阿!

ps,畢業,也是一種成長的開始,初出社會,會遇到怎樣的狀況?應該要怎樣找尋工作?應該要怎樣維持心靈正向的力量?<環境很重要>!如果,你有一個師友的環境,那你定會比一般人更有力量,中區校友會,即 將成立!請大家一起祝福~~

 

 

 

******************************************

(聯合大學 電機系畢業 李韋青) 給性莊法師的一封信

 

 

師好,我是台中大專的李韋青,在今年八月底退伍。而且很幸運的是,在剛退伍時我也剛好搭上大專營的末班車-遠東梯。這要多虧了我姐姐,在我當兵的這段期間他也跟我說了很多團體現在的狀況,有義工活動時她也總是第一個通知我,我才有這機緣參加了大專營,我真的很謝謝她。

        想先跟法師說說我在軍中的事情,記得剛進去的時候相當的不適應,原本以為我的心情都調適的很好了,但是當頭髮全部剃光的那一刻時,突然有個念頭從我的腦中現起「我想退伍…..」。在成功嶺的新兵訓練階段,我偷偷帶了讚頌的MP3,每每到了晚上我總要聽上一個鐘頭我才能睡著。記得在那段期間我對讚頌非常相應,早上起床時我會心中哼著「大乘皈依發心偈」,跑三千時我也會哼點讚頌旋律轉移心中的注意力,有時會甚至會現起師父、法師、大專班老師同學容貌。就是這樣的動力,讓我度過漫漫的新訓不適應期。

        初下部隊的時候,也經歷了一段時間調適自己,我在連上擔任的是「人稱最的職務-軍械士」。另外我們連上的連長非常的難搞,他是個情緒化、嘴巴又毒、搞不懂狀況又愛罵人的人,只要一不得他的意就開始破口大罵。這讓我想到我當初進到部隊前所跟師父的祈求,「希望師父能讓我去我學習最多的地方!」。沒想到祈求這麼有效,我真的來到了人稱魔鬼連的連隊。
   
記得連上的連長他總愛用一句話壓我們「你們是下士比兵多領五千塊,就要比人家做多一倍的事情。」層經有幾度想跟他翻臉大罵:「你也不去看看那些自願役的兵,領的比我們多一倍做事躲躲閃閃的。難道,義務役就該死嗎!?」不過好在我有在團體這邊學習,團體教導我的是凡事要多承擔多看事情的真相。漸漸的我也沒那麼排斥做事,我更加倍的去學習軍械的東西,有不懂的事情就去問那些學長,也查一些書籍增加自己的拆裝實做的能力。跟同袍間的情誼更是讓我再退伍後所懷念的,同為軍械士的我們不僅僅是在工作上患難與共,我有時候更是充當他們的「張老師專線」。聽他們訴苦、陪他們走過一些生命的低潮。這些都是我在營隊中一點一滴所累積下來的能力,讓我在繁忙之餘還能兼顧到身旁朋友們的身心狀況。

        在退伍的前夕有時候我會靜下來思考,我發現到這一年來不是沒有學習成長的。像是對我們連長,我好像能看到他對這連上的一些用心,或許他的嘴巴很機車、他的方法有問題,但是他的要求並沒有錯!和連長幾次平心靜氣的談話中,才發現他也信佛教,甚至知道我們「福智團體」這還讓我滿大感意外的,沒想到團體的發展這樣蓬勃,更讓我以福智人為榮。另外我學習到的就是更融洽的與人相處,在軍中不乏一些三教九流的人,他們或許是長官們心中的眼中釘,但只要是我帶他們出公差,他們卻是我的得力助手,因為我深信「帶兵就是帶心」。所以只要出差時我總是衝第一個,以身作則。而且我在帶兵的時候有個信念,「做的時候用心,休息的時候放心。」該做事的時候的時候就用心做,該放鬆的時候不要管別人怎說就好好休息。這讓我贏得很多兵的信賴,也讓我在軍中獲得不少友誼。誰說當兵不能學習,感謝師父讓我到「讓我真的學很多」的地方,讓我軍中磨練出更強的生命韌度!                                                                                                               韋青合十

創作者介紹

中區福青報

bwymiddle1234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